我不爱打机耶 生

  昨天说过跟一班中学同学到机舖,这也是电脑初引进香港的时代。当时电脑并不是必需品,我们还在用原子笔和涂改液交功课。不过,人人都知道未来是电脑的天下(却没有人想到其实是手机的天下),要父母买一台电脑回家,并不是想像中的难事。

  但电脑买了回家,我很快把它打入冷宫。只有绿色的屏幕,还有那些莫名其妙的指令,什麼“冒号、斜栋、星点星”(有人还记得这些指令吗?)烦死人了。玩一个遊戏,要入十几张大磁碟,遊戏的版面还没来到,对打机的热情早就消失。那时候,我只会用电脑来招呼朋友,他们总是精準无误地打出那些指令然后成功启动遊戏,我就只负责玩。我没试过为一个遊戏通宵达旦。后来,同学们都要準备会考,没人来打机,电脑就成了装饰品。

  真正比较沉迷的,只有一段时间和一个遊戏:GameBoy裏的俄罗斯方块。记得有一年暑假,逢星期二约在同学仔家中玩耍,早上十时集合。我很重视这个每周一约,因为每星期就只有这个机会离家活动,但有一次,我因为在家玩俄罗斯方块,即使见到时鐘指针已经搭正约定时间,我还在坚持“一定要赢一次才出门口”的自我承诺。最后大迟到,当然被人骂翻天。

  自从这一次,开始明白什麼是沉迷,而远离沉迷的办法,就是不去接触。我视遊戏机如毒品,跟它Say No,我就这样考入了大学。

  最后,就到PlayStation的年代,大学毕业后。弟弟请我跟他对战足球遊戏,断断续续玩了好几年,但我不视之为打机,而是跟弟弟玩耍。有一次,弟弟不在,我百无聊赖,试过跟电脑对战,弟弟说很好玩,电脑比他强百倍,但我觉得兴味索然。只有打机成为我跟别人交流的工具,我才会感到兴趣。

  写一大篇文章,就是想表达:“我不喜欢打机。”但现在的电竞,在虚拟世界中有真实的队友与对手,倒有一点点跟我对上口味的理由。


发布时间:2019-11-01 22:53 发布者: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