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叶刀vs油画笔:医生笔下的生老病死 医画医议

  每个人都有倾听、表达的欲望,医生也不例外。与普通人相比,医生能更近距离地观察生命、死亡,而绘画是他们表达自我感受的良好媒介。

  今天,让我们透过5位医生的画作,看看阿尔茨海默病患者、临终患者的生存状况:

  作者说:我曾经密切接触过许多疗养院中罹患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,所以非常了解这种疾病,对于患者和家庭来说意味着什么。阿尔茨海默病患者通常因为“当局者迷”,并不知道他们的心智是怎么一步步瓦解的。

  在这幅画中,我尝试用拼图的元素,来更直观、鲜明地表现出这个瓦解的过程,颜色上采用了对比鲜明的黑白灰。对患者来说,鼓励他们多与人交流非常重要。如果人们能多和阿尔茨患者面对面地沟通,他们就知道不必独自对抗疾病。

  编者说:阿尔茨海默病,在旁人眼中是一种渐进式的毁灭性疾病;从患者自身角度出发,由于记忆会逐步丧失,患病过程相当可怕。用实物来形容该病的脑部损伤,最恰当的莫过于画中“缺失的拼图”了。

  作者资料:Laci Hadorn,美国密苏里州堪萨斯城大学医学与生物科学学院二年级医学生,在校期间与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接触受到触动,长期致力于通过艺术与医学改善患者处境。

  作者说:这幅画的主题是人类与技术的“结合”。画面上,人的大脑被电子集成电路元件取代,颈部的肌肉变成了机械化的电线、电动泵和电缆。人工智能(AI)诞生以来,生命与非生命的边界越来越模糊,我们会好奇,“机器究竟能否思考?人类的大脑,是否只是更精巧、复杂的生物学微芯片的组合?”

  作为医学生,我能理解技术的进步帮助人们更好地生活,从轮椅、义肢到新的抗生素、成像技术,创新事物不断涌现,并在医学中发挥了巨大作用。

  编者说:假如有朝一日,科学解锁了“意识的起源”这个难题,神经及精神疾病患者或许就有可能找到治疗途径。AI领域的进步,同时也带来了从医学上探索大脑、意识及治疗之间的伦理问题的需求。

  作者资料:Elisabeth Miller,美国华盛顿大学三年级医学生,曾获卡洛尔学院生物学学士学位。

  作者说:我为这名患者开了氢氯噻嗪来治疗高血压,他被单独“监禁”在病房里。我至今记得,他病床上的尿骚味。

  编者说:毋庸置疑,镣铐只是比喻。我们今天的病房大多提倡人性化、人文关怀,但事实是即使医生再周到、药物再有效,许多慢性消耗性疾病,仍会剥夺患者的自由与尊严,就像画中的高血压患者,被“囚禁”在病床上。

  作者资料:Satyajeet Roy,美国罗文大学库珀医学院副教授,库珀大学健康中心内科医生。喜欢照料患者、为住院医师及医学生上课、做研究、演奏音乐,也喜欢通过绘画描绘下临床中观察到的人情冷暖。

  作者说:画上是一名没有任何监护人的孤寡老年患者,当她的病情危急时,只有医生能够帮她签署一纸“拒绝心肺复苏”的放弃治疗声明。

  编者说:生前预嘱是指人们在健康或意识清楚时签署的,说明在疾病终末期或临终时选择或不选择何种医疗护理的指示文件。在美国等国家,生前预嘱已具有法律效力,而在我国目前生前预嘱尚属于民间文本,没有法律效力。

  画中的老人不知在生前是否已明确表达过“不想被抢救”的意愿,也不知这名医生在做出“放弃复苏”的声明时是否有过犹豫。但无疑,有关病人的“尊严死”,医生都是近距离的观察者与参与者。

  作者资料:Munir H. Buhaya,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健康科学中心麦戈文医学院一年级医学生。

  作者说:画中是一名92岁患有转移性癌症的男性老年患者。医护在他意识清醒时进行了对话,在抢救选择上他选择了“全力抢救”。于是当医护人员发现他心脏停搏后,马上开始进行心肺复苏抢救。

  编者说:与上面一幅“放弃抢救”形成了鲜明对比,这幅画中的老年患者在疾病晚期做出了另一种选择:当自己病情危急时,要求医护人员“全力抢救”。选择生命质量还是长度,选择激烈的抢救还是安静的离开,没有好坏高下,都是患者的选择。

  而在此过程中,医护人员需遵循患者的意愿提供相应的救助。选择放弃抢救的,要适当地给予止痛等姑息治疗,提高生存质量;选择全力抢救的,要及时采取心肺复苏术等急救措施,延长生命长度。

  作者资料:Tracy A. Brader,美国克里斯提护理中心急诊住院医生,毕业于北卡罗来纳大学医学院。从医学院二年级开始作画,并将其作为创意与思考的出口。


发布时间:2019-11-03 12:32 发布者:admin